江南之風,輕風吹拂,楊柳依依。江南之雨,淅淅瀝瀝,千絲萬縷。江南之雪,清揚霏霏,漫天飛舞。

江南的雪猶如江南之韻味,婀娜多姿,總要在人們的期盼中,等待中,姍姍而來,從天而降。她不像北方的雪那麼大,那麼冷,一夜之間“萬裏雪飄,惟餘莽莽”,只見一個銀裝素裹的世界,玉樹瓊花花滿天。江南之雪,恰恰像一個猶遮琵琶半遮面多情的女子,先是小雨來報到,潤濕了空氣,然後雨夾著雪花紛紛落下,夾雜著冰涼的雨滴飄落在人們的臉頰,清涼冰潤。人們一下激動起來,喜出望外地歡呼著“下雪了,下雪了”,雖是雨夾著小雪花,落到地上便和水融合在一起了,但這也足夠讓冬天裏期盼下雪的心情快樂的像嘰嘰喳喳的小鳥電熱墊。終於雪花正式出場了,雨水都在高空中凝結成了一朵一朵的雪花,她沒有朔方的雪融花大,她像江南的女子,有著紫丁香般的溫柔,紛紛揚揚,從天而降。看見細細末末的小雪花在天空飛舞,一朵接一朵,目不暇接,整個世界都是漫天雪花在輕舞。雪舞輕影,飄舞的雪花,穿庭弄樹。落到了田野上、枝椏上、屋簷上,像給世界披了一層薄薄的白紗,好像繡著雲錦般織的花邊,如是沒有了江南的雪,只怕如詩人所說“欠了些雪”。

江南好,“正寂寂。歎寄與路遙,夜雪初積。”江南一下變得更加婉轉溫柔了,綠色的常青樹、粗大的落葉樹、褐色的石頭、翹起屋角的小院都被雪花半遮半掩的覆蓋著,時而露出原本的顏色,不像北方的雪覆蓋的嚴嚴實實,露不出一丁點兒原來物體的顏色。在雪舞的夜幕下,溫暖而憂傷。白色的雪給江南帶來了一層朦朧夢,喚起了人們心底對靜美的感悟。此時的江南不是煙雨濛濛,是雪花霏霏的江南,雪花就像一個冬的精靈在裝扮著江南。漫天的雪花在天空飄舞,牽著衣袂打幾個轉,像個頑皮的精靈,緩緩落下。光禿禿的樹杈上都沾滿了厚厚的雪,小草也靜靜地在被雪覆蓋著,偶爾露出一星點兒黃色的葉子出來,最為讓人心動的是雪之戀。雪花飄飄灑灑落在門前屋後,松崗竹林和四野。靜靜地仰望著雪的飄落,是點綴,是精靈,是飛舞,漸漸地大地仿佛穿上了白色的婚紗,靜美成一個宛如待嫁的新娘。白色的雪如絹花一樣朵朵綻放在枝椏上,輕輕搖一搖樹枝,雪花簌簌落下。綿綿飄落的雪花蘊含一種天意,一種冬日的溫情悄悄潛入心底葵涌通渠,雪落無聲愛有聲。

江南之雪在人們望眼欲穿中從天而降,“江南雪,輕素剪雲端”。還沒來得及與她緊緊握手,她便翩若驚鴻般離去了,下雪總是持續不到兩天。還是斷斷續續,時兒雪,時兒雨,時而雨夾著雪。雪在緩緩地消融,升騰的是淡淡的霧氣,雙眼婆娑,花影朦朧。這依然無法阻擋人們對雪的渴望和歡喜。夏有涼風冬有雪,雪,自然的使者,在冬的季節悄悄來到人間。白雪給人們帶來潔白無瑕的遐想,洗滌了塵世間的塵染,誰又能拒絕對雪的渴望和愛慕?一片,兩片......片片小雪花落下來。心中拂過一絲溫柔的歡喜,似晶瑩的雪花飄落在澄澈的碧湖中。“飛遍江南雪不寒。”她沒有北方的雪那麼肆野,也沒有北方的雪那麼狂傲。她總是輕歌曼舞般地飄落,把江南的色彩用白色的純度來提亮,在綠色、褐色、紅色中都加一些白色,江南之景在白色的冷調裏顯得更加柔情似水,猶如撐著油紙傘的丁香般的女子款款而來。輕盈地,另有一種幽雅恬靜的情韻痔瘡出血,定格成一幀最美的風景畫。

去歲江南見雪時,月底梅花發。梅花在冷光中暗香浮動,漣動一池湖水,唯有暗香來。江南之雪如花一般美麗,江南雪如玉一樣潔白。醉了江南的情,戀了江南的韻。魯迅說:“江南的雪,可是滋潤美豔之至了。”雪中的江南,宛如翩翩而下的仙子,輕輕地柔情似水。

江南之雪,軒窗外,雪花紛紛而落。

江南之雪,倚欖上,飛舞靈動弄倩影。

江南之雪,舞動了誰的一繾幽夢?婉轉纏綿了誰的情思?愛上飄雪的這一刻,以雪的姿態作一次潔白的遐思,沉醉在這詩意的畫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