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霧淞島深情相約


迎著凜冽的寒風,踏著厚厚的積雪,我們來到美麗的江城一一吉林市。

   
在動車站口,看見前來接站的來自哈市、40多年未曾謀面的老同學,若沒人介紹,無論如何不敢相認,當年風華正茂的帥哥如今已經是“鄉音未改鬢毛衰"嘍!

  

東道主與她的先生許大哥在江城盛情宴請來自哈、白、長三地同學。席間,大家歡聲笑語回憶讀書成長的青春歲月;推杯換盞抒發進入新時代內心的自豪 ;觥籌交錯中表達著對晚年生活的滿足。還是許大哥說得好:“我們退休了,享福了,衣食無憂又到處旅遊,同學40多年後相聚在這裏,開開心心心玩兒幾天吧 ! ”那種發自內心的熱情和喜悅讓我們感動不已。我們共同舉杯祝福!

 
東道主擁有這位志同道和的先生和優秀子女的幸福家庭。

   

品嘗過江城的美食,我們乘車趕往霧松島。在那裏,大家圍坐在熱乎乎的小火炕上,那熟悉的農村生活場景令我們唏噓不已,我們不就是一起在一個不太富裕的邊陲小鎮出生,長大,這類似的小火炕一直伴隨我們直到離開家鄉外出工作的嗎?

     
大家從小學談到初中高中,從工作談到退休,讀書、下鄉、返城,說到成家立業、奮鬥和打拼......綿綿細語中沒有一絲抱怨,有的只是一種滿足和獲得感。

  
夜已闌珊人未眠。有人擔心淩晨的霧淞是否能夠如期光臨?沒想到第二天竟是一個晴朗的早晨,幾天不見的霧淞如約而至......

   

吃過早餐,我們輕裝上陣,直奔霧淞島。隔湖遠眺,霧氣籠罩,一切都是影影綽綽。霧淞島四面環湖,島上樹影婆娑,好似輕紗,亦真亦幻。

     
去到近前,你才會看清那樹枝上掛滿亮晶晶的冰淩或白絨絨的雪球,如果你不小心碰到,那冰淩或雪球便撲籟籟地落下來,弄得你滿臉滿身白花花。

   
大冷的天兒,這遊人還真不少,南方遊客更是滿目驚喜,讚歎不已。我們環島而行,走走停停,一會兒拍照,一會兒取景,一會兒躺在雪地上,一會兒又跟隨秧歌隊扭起來。環島下來,每個人的頭上、眉上,衣服上都掛上了一層兒白霜。大家互相取笑:你是白頭翁,他是白毛女,我是小小霧淞人。空氣中彌漫著水氣、霧氣,掛在哪里,哪里就成了霧淞美景。


大家說著笑著,跑一會兒,跳一會兒,滿滿的孩子氣呈現在臉龐,愉快的笑聲不時傳來,仿佛把那滿島的霧淞都震落下來。


美麗的江城,不僅有天下第一的霧淞美景,還有親如兄弟姐妹的發小同學,情景交融,令人難以忘懷、留連忘返......